第248章 谁是举报的人_四合院:刀劈易中海,院里谁不服
御书房 > 四合院:刀劈易中海,院里谁不服 > 第248章 谁是举报的人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48章 谁是举报的人

  轧钢厂钳工班。

  贾张氏气呼呼的回到班组园地,一双三角眼斜着看人,瞅谁都不顺眼。

  陈建业邀请了钳工班绝大部分同事,但并非所有工人都乐意去。

  岗位等级比较低级的钳工,或者妇女同志,知道自己不会和陈建业有什么交情,所以不愿意随礼参加酒席。

  中午时间参加酒席,只能自己一个人去。

  同事关系起步五毛,正经国营单位上班,给少了面子上过不去。

  索性不去,反正也不会有太多交际。

  每个人的想法都不一样,很正常。

  当然,大部分工人都给陈建业面子,参加了陈建业的酒席。

  所以这会在钳工班组休息的工人不多。

  易中海就是其中一个。

  不论是在班组还是大院,他都没有收到陈建业的邀请。

  对于易中海而言,这是奇耻大辱。

  所以他非常关注贾张氏的动态。

  在贾张氏回来之后,易中海就偷偷打量了贾张氏好几眼。

  看到贾张氏脸色黑沉沉一片,易中海心里顿时有数。

  指定是贾张氏举报的事没干成。

  不应该啊。

  陈建业为了办一回丰盛的酒席,买了那么多荤腥。

  绝对是举报一个准。

  怎么还能办差事呢。

  不过易中海没问,现在贾张氏在气头上,他要是去问,那不是主动去触霉头么。

  过了一会,王立发胡南鹏等参加酒席的人,满面红光的回来了。

  易中海更是笃定,陈建业的酒席肯定办的非常成功。

  如果正常办酒席,王立发等人想着下午有工作,不会喝酒。

  而他们现在的模样,一看就知道肯定喝了。

  意味着酒席的氛围特别好,大家伙都很高兴,才会举杯喝酒。

  等到下午上班时候,贾张氏上岗。

  “贾老嫂子,你上厕所用的时候太久了,以后要注意。”

  易中海提醒。

  “关你屁事。”

  贾张氏没好气道。

  “嘿,你要是这么说,我告诉班长去了。”

  “你早上上了两趟厕所,一趟半小时,一趟一个半小时。”

  “啥活都没干,你还跟我呲牙?”

  易中海板起脸道。

  “老易,辛苦你了,咱俩一个院的,告状犯不上吧。”

  贾张氏服软。

  “你第二趟厕所干啥去了?老实跟我说。”

  易中海顺着询问。

  “我没干啥啊,拉不出来,腿都蹲麻了。”

  贾张氏敷衍说道。

  她心里也是一肚子疑惑。

  为啥公安进门之后,啥也没干就出来了。

  而且对她火气还很大。

  院里到底啥情况,贾张氏一脸懵逼,要不是担心自己举报的事暴露,她都想跑去院里打听打听消息。

  易中海没有多说,只是给贾张氏划定了今天的工作任务,随即干自己的工作。

  四合院。

  大院众人齐动手,一个小时不到,前院便清理的干干净净。

  各个老嫂子,小媳妇重新聚在前院唠嗑。

  主要谈论的话题,是陈建业今天请来的陈家长辈。

  好像是......一个公安局长?

  对于普通人而言,公安局长那是顶天的大官。

  大家伙都很诧异,陈家怎么跟公安局长攀上了关系。

  而且对方愿意给陈建业做酒席上的陈家主事人,明显和陈建业感情深厚。

  之前她们都没听说,陈家有这号牛逼的亲戚啊。

  而身为话题的主角,正和几个发小在屋里坐着。

  冉秋叶给几人送上热茶,和陈建业坐在一条长凳上。

  邱继斌,丁克刚,杨浩明三人坐在另外三个方位。

  “今天我的婚事能稳稳办下来,多亏了有你们仨帮忙。”

  “别的不多说了,以后你们结婚,我肯定鞍前马后。”

  陈建业说着场面话,从布包里面摸出六包牡丹,两包牡丹叠在一起,相继推到三人面前。

  “建业,你这是干啥?”

  邱继斌不高兴道。

  “就是,咱们给你帮忙,那纯粹是交情,不图你啥。”

  杨浩明跟着道。

  “建业,把烟收着,咱们是发小,不用来这个。”

  丁克刚也道。

  “感情归感情,帮忙费咱也不好跟你们用钱算,心意你们得收下。”

  “以后我给你们帮忙,你们再还给我就是。”

  “都是来来往往的事。”

  陈建业笑着说道。

  闻言,邱继斌等人把身前的牡丹揣入兜里。

  人和人之间交往,最重要的就是礼尚往来。

  陈建业拿出两包牡丹,不仅仅是感谢三人过来帮忙,也是给三人打个样。

  以后三人之中,不论哪个结婚,帮忙费就是两盒牡丹。

  “克刚,今天那两个过来的公安到底是啥情况?”

  陈建业问起酒席上的事。

  老实说,陈建业心里确实很不爽。

  自己办酒席呢,两个公安蹲在门口。

  啥意思啊。

  自己请的宾客里面有小偷还是凶犯?

  太恶心人了。

  好在宾客里面有梅宇波,事情悄无声息就解决了。

  要是没有梅宇波,两个公安蹲在门口,酒席上的宾客都没心思吃饭。

  “我也想问来着。”

  “那俩公安给我吓够呛,还有啊,怎么连梅局长都来了,克刚你也是,非得拉着我给梅局长敬酒。”

  “我一个干......那啥活的,跟公安局长扯啥交情。”

  邱继斌连连吐槽。

  因为冉秋叶在,他不好明说自己是个倒爷,但对于两个公安给他造成的心理阴影,着实非常难受。

  “因为有人举报了。”

  丁克刚直接说道。

  屋里众人呼吸声为之一静。

  随即几人心里都火气腾腾。

  结婚办酒席呢,哪个畜生东西挑这个时候举报。

  “有人举报建业通过不正当途径买荤腥,那俩公安过来问话。”

  “我怀疑应该是院里的人举报的。”

  丁克刚继续道。

  他也没闲着。

  心里一直琢磨着这事。

  举报者肯定是知道陈建业准备了荤腥,所以跑去跟公安举报。

  而陈建业的荤腥就放在阎家门口。

  四合院的住户从前院走过,肯定能看到。

  所以丁克刚判断,大概率是院里的住户举报。

  “我知道是谁了。”

  陈建业眉宇间闪过一抹凶光,心里闪过一个名字。

  贾张氏!

  院里他有三家没有请。

  分别是易家,何家,贾家。

  除了贾张氏,这么龌龊的事,一般人干不出来。

  他劈了易中海一刀,劈散了易中海的胆气。

  脚踩傻柱,也踩破了傻柱的胆子。

  唯有贾张氏,没有近距离领教过陈建业的杀人心肠。

  那几个嘴巴子,对贾张氏的打击力度不够。

  “建业,你吱个声,咱们几个给他套上麻袋,让他去医院住半个月。”

  邱继斌杀气腾腾。

  “人不狠,站不稳。”

  “我开始捡垃圾的时候,奉行与人为善,经常被别人欺负,后面我和继斌联手打了那人一顿,那人反倒老实了。”

  杨浩明开口,意思和邱继斌一样。

  被人算计了,必须得强势干回去。

  要不然别人只会觉得你没卵用,欺负的手段不仅不会停止,反倒会变本加厉。

  请收藏本站:https://www.yushufang8.cc。御书房手机版:https://m.yushufang8.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